耄耋老人电院情——记我校第一届校友周祥根同志

【简介】周祥根,男,19333月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已退休。我校第一届校友,享有政府特殊津贴。

历任上海供电局用电科技术员、副科长、闵行电厂电气车间主任、生产组(十年动乱时的机构组成名称)组长、金山热电厂筹建处主任、吴泾热电厂厂长、华东电管局副局长兼上海电力建设局局长、华东电业管理局局长、华东电力联合公司总经理、中共华东电力集团公司党组书记、公司总经理直至退休。

周祥根校友在局级重要领导岗位工作了10余年,力求实效,不讲排场,不图虚名,为众人所称道。

 

难忘母校岁月

1951年,百废待兴。国家因为急需一批电力建设人才,便决定在这一年上海的6000名高中毕业生中挑选200名优秀学生进行专门性的学习,上海电业学校也由此而生。

周祥根就在这仅1/30的概率中。由于选拔严格,这200名学生都十分优秀,不仅基础好,学习的积极性也非常高。在接下来没有假期的一年学习生活中,很多学生时常熬夜学习,没有灯,就走出12人一间的小宿舍,借着走廊昏暗的灯光刻苦钻研电力知识。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些学生中不乏可以读名牌大学的好苗子,但是为了国家的需要,他们毅然决然地投身于电力建设的队伍中来,并奉献自己的一生去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

在当时的特殊条件下,不容许浪费太多宝贵的时间,必须用特殊的方法来培养学生。当时的电业学校所有的老师都是从上海电力公司抽出的优秀工程师,手艺相当了得。老师们的授课以实用性为主,以迫切需要的知识为重点,剩下部分实践中用不到或很少用的,就直接略过。虽然这种方法有一些弊端,但不得不说的是,此法的针对性极强,可以让基础几乎为零的学生在一年中熟练掌握和电力有关的知识技能,并且节约了大量的时间与金钱,同时也能尽早为国家解决困难。上海电业学校便是在这特殊的条件下用特殊的方法举办的特殊的学校。周祥根等这批校友是在这特殊的条件下用特殊的方法培养出来的特殊的学生。

在超强度的一年学习生活中,周祥根不仅学到了他人生中最为重要的理论知识,同时也为自己将来的人生规划了前进的方向。

 

实践理论知识

在一年的理论学习后,秉承“政治思想与技术相结合”“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和“知识青年与群众相结合”的“三个结合原则”,首批200名学生开始了“学习工”的生活。所谓学习工,顾名思义就是“学习的工人”,要在工厂中加深所学的知识,就必须从基层学起。这一年的实践生活里,周祥根不但加深巩固了之前所学的理论知识,更是树立了社会主义世界观、人生观,并且产生了尤其强烈的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想法。他和他的工人师傅们——虽然他们文化程度比较低,但在工作中,他们个个都称得上是一位好老师。他向他们学习有关技术、统计、管理方面的知识,他门之间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就在不知不觉中,周祥根和工人师傅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回想往事,我们仿佛看到了周老眼中的闪闪泪光。

毕业后周祥根被分配到了上海市供电局,从此便拉开了他长达四十余年电力生涯的精彩序幕。

   

谱写辉煌篇章

刚开始工作必须要从基层干起,周祥根没有丝毫怨言,组织上安排他去做什么,他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从电力安装到发电、用电、电力设备生产、财务,他可以说是个“令人吃惊的全才”。他热爱他的工作,并且都抱着十二万分的热情去完成,这也为他的成功之路奠定了扎实的工作基础。

因为要响应党的号召,实现干部年轻化,周祥根幸运的从一名普通工人做到科长,车间主任,厂长最后到局长,不能说是运气好,更多的是周祥根自己的努力。他从不要求什么,只是做国家需要他做的事情,再累再苦都无怨无悔。

在周祥根任职华东电业管理局的时候,我国的电力供应非常紧张,工厂用电受到限制,往往都是供三天停四天。周祥根结合了当时华东地区发展快,管理水平高,经济发达,人才济济的优势,通过争取,国家同意华东地区作为电力改革试点,采取了各种措施保障供电;加快华东地区的电力建设,多建发电机组;扩大省局的自主权,极大地调动各省的积极性;通过集资办电的形式,加快电力建设;让各省多发电多用电,超额的电量可以自己支配等。通过这些措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这一做法最后在全国得以推广。

   

祝福电院学子

当谈及到现在很多大学生不愿意吃苦,不愿下基层工作时,周老坚定地表示到,一定要从基层学起,注重实践,要把国家的利益放在首位,国家需要你去做什么,就得义无反顾地奉献,要做一个勤奋、认真、不怕困难的人。周老还提到,一个人的成长需要三个因素:机遇、个人素质和个人努力,缺少一样都不会成功,要善于抓住机遇。

2011年是电院建校60周年的重要日子,周老说希望会有机会再去母校看一看。毕竟,是母校造就了今天的周祥根,对于母校的感恩之情,已满满流露在言语之间。我们相信,电院的未来会更加美好,会向社会、向国家贡献更多的人才!

   

 

采访手记:记者在采访前便已知晓周老的低调行事作风,见面后不禁大为感慨,快80岁的老人,说话声音依然洪亮,隔着几道门都能听得非常清楚;头脑清晰,几十年前的事情仍能描述到细小的细节;话语严谨,当谈及到他的工作成绩时周老大手一挥,便就此略过,仿佛这些从来便和他无关,因此本稿件涉及工作相关的内容基本上来自于对周祥根校友身边的同学、同事进行采访所得。